核心提示:李扬指出,李扬良资凡是去杠去杠杆都是涉及到不良资产,但是杆增既然我们始终把这个弦绷得很紧,这个情况也就不会太恶化。行转型迫

 中国企业杠杆率偏高,眉睫尤其是李扬良资国企债务问题,持续引发市场关注。去杠中国社科院经济学部主任李扬日前表示,杆增要解决国企债务问题,行转型迫解决高杠杆问题,眉睫关键是李扬良资要推进国企改革。而去杠杆,去杠就会增加不良资产,杆增因此,行转型迫他对银行业的眉睫“双降”(不良率和不良贷款规模均下降)并不乐观。

 他在接受第一财经《首席对策》采访时指出,去年开始国企的财务状况有所好转,很重要的原因是国际市场上大宗产品价格回暖,还有中国在大力的推行“一带一路”,里面涉及到的产品都与国企有关。随着国企财务状况的大幅改善,今年以来国企的改革力度进一步加大。

 “比如说现在国企的去杠杆问题就明确指出,要解决掉一些僵尸企业,那就是说有些企业该关就得关了,当然在关的过程中要解决好它的就业问题。”李扬还说,“国企改革,混合所有制改革现在推进的力度比较大,特别是央企,现在也在推进它的合并。总之在产权意义上,我们现在改革力度是很大的。”

 李扬认为,进一步深化改革,一定会有不良资产出现。“解决不良资产问题的背景是长期的产能过剩,产能过剩对应的就是不良资产。这样一个事情被提上议事日程,可以说目前来看,去杠杆的目标更明确,手段更加清晰了。”

 他进一步指出,“供给侧改革是一个慢变量,特别是要调结构,去库存,去产能,想补短板也不是马上够能补上。”因此,要理解经济“新常态”的内涵至少要包含五个方面:一个是速度是在下行,现在看来压力还大;二是提高效率;三是提高质量;四是要环境友好;五是可持续。

 如果从这五个方面来综合评判当前的中国经济,李扬表示,他还是比较乐观的。不过,他对目前银行业不良率和不良贷款规模“双降”并不乐观。

 “凡是去杠杆都是涉及到不良资产,简单地说,去杠杆的措施都会增加不良资产,所以我不觉得那么乐观。但是既然我们始终把这个弦绷得很紧,这个情况也就不会太恶化。”李扬表示。

 他还指出,目前中国金融系统存在着坐收利息的不良倾向,金融部门特别是银行部门的转型已经迫在眉睫。

 “银行保息差,是保不住的。从传统上说,我们是靠息差,那么现在逐渐是要靠经营收入了。”李扬说,全国金融工作会议明确指出,中国金融系统存在着制度性利差,就是存在着坐收利息的不良倾向。
 


 标签:李扬去杠杆不良资产银行转型